伍奇同学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还是忘不了那年夏天,我们离别的日子。时间啊,这东西,想起了刘若英的那首“你都如何回忆我,带着笑或是很沉默”——就这样吧,至少那时候的我们是那么的美好,如今却各奔东西。

评论(3)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