伍奇同学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(庐山、和室友一起去看雪,结果雪化的差不多了)可不可以等等我,等我幡然醒悟,等我明辨是非,等我说服自己,等我爬上悬崖。等我缝好胸腔,来看你。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