伍奇同学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岁月的河流太漫长,大部分的人与事都被无情的冲走,但是,与青春有关的一切,总会沉淀到河底。《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》桐华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