伍奇同学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我们好不容易才发现了自己的平庸,但却为时已晚,这才是最残忍的事啊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