伍奇同学

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买了部新手机拍照有4000万像素,第一次用手机RAW格式拍照。

还是忘不了那年夏天,我们离别的日子。时间啊,这东西,想起了刘若英的那首“你都如何回忆我,带着笑或是很沉默”——就这样吧,至少那时候的我们是那么的美好,如今却各奔东西。

今天看了部电影,叫《后来的我们》,被井宝(井柏然)上电视的那一幕感动了,(在夜里井宝饰演的见清和小晓欢快大声的喊道我们一定会有钱的,见清说我要在北京买八套房子。然而生活是不如意的,见清卖过碟当过客服送过快递摆过地摊干了很多职业,终于有一天他辛辛苦苦一直以来在做的那款游戏《伊恩找寻凯莉》上线了,结果火的一塌糊涂大街小巷有很多的人玩,无数多的人在往里面充钱,到最后他被畅游公司给签约上电视采访......后来的后来我们什么都有了我们当初希望的都成了现实,但就是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但就是没有了“我们。”)

手机摄影一组,只记得去年夏天拍了很多。

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,适逢其会,猝不及防。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花开两朵,天各一方。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

(油菜花和共享单车)2018,春了。